今天是:
药企风云您现在的位置医药界 > 展会 > 药企风云 >

仁和药业4度定增失败,贱卖子公司股权,百亿转型如何继续?

2018-01-10来源:无冕财经 发布者:医药界打印本文

数度定增失败依然大举并购,宁可亏钱也要出售子公司,仁和药业的转型看似坚决,但资本市场为何不买账?对大多数传统药企来说,“互联网+”有多痛?

仁和药业(000650.SZ)转型3年,叮当大健康生态圈并没有如愿“闪亮”。

2017年12月23日,在并购叮当医药60%股权2年3个月后,仁和药业终于宣布作价6636万元将其转让给原股东。这意味着仅在买卖价格上,仁和药业就将亏损近600万元。

“贱卖”股权背后,折射出仁和药业转型不顺。

2015年7月,仁和集团董事长、仁和药业实际控制人杨文龙正式对外宣布搭建叮当大健康生态圈。当年9月,仁和药业“狮子大开口”,抛出高达39亿元的定增计划,又在当年12月、次年3月及6月三度修改定增方案、降低募资额度,然而均以失败告终。

尽管如此,仁和药业依然在医药流通领域大肆并购,相继取得了叮当医药、京卫元华等公司超过50%的股份,发展“叮当送药”O2O服务,加上此前联合200多家药企建立“和力物联网”B2B平台,又为其定下2020年实现百亿市值独立上市的计划,可谓一时风头无两。

但与之相伴的是业绩波动,股价不振。2016年1月仁和药业股价跌破10元,此后便一路低迷,整个2017年下半年更维持在6元以下的低位,引来投资者一片吐槽。

▲仁和药业股价表现低迷。

作为一家传统非处方药产销企业,仁和药业身陷怎样的转型困局?

数次定增被否

“洗洗更健康”、“谁用谁闪亮”、“家有儿女常备优卡丹”……这些中国人耳熟能详的广告词,背后的推手正是仁和药业及其控股公司仁和集团。

仁和集团主营非处方药生产与销售,诞生于非处方药广告获批进入大众媒体仅一年后的2001年,因此甫一成立,即成为上述政策的最早受益者之一。通过投放大量的电视广告、签约众多明星代言,仁和集团塑造了旗下众多知名品牌,包括妇炎洁、达舒克、闪亮滴眼液、优卡丹以及仁和可力克等。

▲2007年,仁和集团董事长杨文龙与闪亮滴眼液代言人周杰伦。

2006年8月,仁和集团通过法院拍卖、要约豁免等方式,以3005万元低价借壳国企S*ST九江化纤,重组后实现上市,股票名称为ST仁和(仁和药业前称)。

2007年,仁和药业实现销售收入7.78亿元,其中净利润0.39亿元,然而这一年的广告代理费用达到0.11亿元,约为净利润的三成。2008年其净利润增速不到1倍,然而广告代理费却以近5倍增速涨至0.52亿元。此后三年,广告代理费均保持在1亿元以上,占对应年份净利润的比例低则三成、高则一倍有余。

重广告轻研发的经营模式,使得仁和药业的营业收入在2011年超过20亿元,同比增速超过60%。但此前被质疑的模式隐患,很快也集中式爆发了。

2012年前后,仁和药业旗下多个知名品牌陷入负面舆论,其中“闪亮滴眼液”涉嫌防腐剂,“可立克”中弹毒胶囊,“优卡丹”卷入毒素门,直接导致其营收、净利润在2012年、2013年双双出现连续较大幅度下跌,市值跌去大半。

此后几年,这些产品的销售仍受到影响,收入出现停滞甚至下跌。

▲仁和药业历年利润与行业平均水平比较情况。

2014年“非处方药网售”获批,仁和药业闻风而动,全面布局互联网产业链,提出“28分钟到家”的概念,仅用6个月就打造出医药O2O平台叮当快药,并使之遍布全国10余个城市;又联合200多家药企建立了B2B平台“和力物联网”。多管齐下,仁和药业全年的营业收入、净利润同比分别增长25.22%、54.96%。

尝到互联网甜头的仁和药业,就此提出了一个更宏大的、耗资百亿的转型计划——建一个包含M2F、B2C、B2B及O2O等平台在内的“叮当大健康生态圈”,并希望通过上市公司定向增发股票以募集资金。

2015年9月,停牌3个月的仁和药业公布非公开发行A股股票预案,拟发行不超过3.12亿股,募集资金不超过39亿元,以收购通化中盛51%股权、叮当医药60%股权等6个项目,但上述预案被质疑融资数额过大而未获通过。

此后,仁和药业3次修改定增方案,最后将B2B模式推广、1000家零售药店收购等项目转为使用自有资金,并将募资总额降到不超过12亿元,对应B2C计划收购零售药店数量由3000家降到2000家,但均遭否决。

但与此前被质疑重广告轻研发一样,此次募资计划全部用于新业务建设而非药品研发生产上,也因此受到争议而被看空。

并购式转型困局

定增失败并未阻止仁和药业以并购为主的“互联网+”转型脚步,从2015年下半年开始,至今建起了M2F和B2B平台“和力物联网”、B2C平台“仁和药房网”及O2O平台“叮当快药”,涵盖材料采购、生产、批发、零售、最后一公里服务等。

▲和力物联网能实现集中采购,降低成本,从而降低药价。

在2015年9月的第一版定增预案中,仁和药业拟以39亿元中的6亿元收购京卫元华,后者旗下拥有京卫大药房(药房网)、京卫国华医药、京卫元华商贸和康立达快递等企业,被视为“叮当大健康生态圈”的重要一环,因此即便定增受挫,仁和药业仍以3.26亿元买下其60%股权。

京卫元华改称仁和药房网,如今作为仁和药业旗下B2C业务的主体,2016年及2017年上半年,分别盈利357.10万元、247.19万元。

叮当医药同样定位为B2C平台,2015年仍盈利113.36万元,但在并入上市公司后,在2016年、2017年上半年相继亏损7784.96万元、289.86万元。

对于此番仁和药业出售叮当医药股权,上市公司给出的理由是:“与仁和药房网产生业务重叠、形成资源闲置、无法达到最初收购该企业股权的预期目标。”但外界还有一种解读:一方面上市公司在剥离盈利能力欠缺的不良资产;另一方面,通过出售子公司股权套现,可以在一定程度上缓解定增失败及转型导致的上市公司现金流紧张。

实际上,在出售叮当医药一年前的2016年底及当年9月,仁和药业同样将一年前收购的广东叮当医药、浙江叮当医药,以及其于2013年出资设立的国医投资的股权全部出售,套现8000多万元。上述三家公司均存在亏损情况。

“仁和药业在转型中的并购似乎有些操之过急,包括仁和药房网、叮当医药及叮当快药在内,在药品物流方面,多家子公司出现业务重合,资源浪费已是事实,优胜劣汰也是必然。”一位医药行业人士如此评论。

据了解,叮当快药是最早进入医药O2O领域的企业之一,其用户数早在2015年底就已突破500万人,也在2016年底完成3亿元A轮融资,但至今未能实现盈利。

▲叮当快药APP页面截图。

至于其他新业务的发展情况,和力物联网2016年营收1623.37万元、净利551.94万元,仁和药房网营收3.94亿元、净利357.10万元,前者利润高但规模尚小,后者有规模却利润不多。

实际上,在当前的医药电商领域鲜有能盈利者,“线下打得激烈、线上也不赖,医药电商目前还在打价格战,各大药企都希望在非处方药网售中分一杯羹,但这个市场毕竟有限,而且处方药网售何时开放还是个谜团。”上述分析人士指出。

至于传统药企如何继续深入转型,他提出,在资本市场普遍不看好、转型资金趋于紧张的情况下,企业应该碎步快走、好钢用在刀刃上,更注重精细化而不是粗放式地转型,这意味着要认真考虑每走一步能否给投资者带来满意结果。

回到仁和药业本身,杨文龙在2018年元旦公开第三个“五年计划”,希望通过业绩重拾资本信心、使业绩和资本相互促进、“双轮驱动”,以期实现百亿市值目标。

截至1月4日收盘,仁和药业市值为66.38亿元。而2017年前三季度,仁和药业的营业收入、净利润分别同比增长4.32%、-4.43%,业绩形势并不乐观。

仁和药业最终会交出一份怎样的答卷,投资者在等待。

标签: 仁和药业

仁和药业4度定增失败,贱卖子公司股权,百亿转型如何继续?

免责声明:本网站转载其他媒体的作品,均会注明来源,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所选内容的文章作者及编辑认为其作品不宜上网供大家浏览,或不应无偿使用,请及时电话通知我们,以迅速采取作出处理。

网友评论

请您文明上网、理性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
最新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医药界立场。

频道推荐

  • 第23届安徽医疗器械(2018春季)展览会
  • “智慧养老·健康中国”第二届中国老年健康产业博览会在哈尔滨开幕
  • 保健品展会现场管理需要处理哪些事情
  • 复星医药抗疟疾新药销量突破1亿支

第23届安徽医疗器械(2018春季)展览会

2017北京国际中医药展览会

新闻热搜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