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是:
产业评论您现在的位置医药界 > 产经 > 产业评论 >

招标“骨折价”,药企“求废标” ——药品短缺的背后

2017-09-04来源:南方周末 发布者:医药界打印本文

尽管对招标降价有心理准备,但惨烈程度仍超出业界承受能力。“从九折、七折、五折到一折,专家建议价低得可怕。”相当一批企业面对“骨折价”,选择了无奈接受。

耿鸿武觉得,政府招标限价的考量是药价虚高,是要减轻医疗机构和普通公众的负担,愿望和出发点是良好的。虽然确实有一部分企业因为中标压价导致利润缩减、经营困难,但从药价的整体水平来看,确实存在虚高,“国家的判断没错”。

在国外,有专门做药物经济学评价的机构,不仅有医学、药学专家,还包括经济学、财务、伦理学方面的专家。综合考虑临床疗效、生产成本、伦理社会学效应,形成比较合理的药品价格。

抗菌药诺氟沙星胶囊、治疗冠心病和心绞痛的复方丹参滴丸、扁桃体发炎常用的阿莫西林颗粒、小儿清肺化痰泡腾片……2017年8月16日,这些为人熟知的药名,齐刷刷出现在了一张“药品短缺”清单上。

212种短缺药品,全都由四川省内的医疗机构反馈上报,四川省药械集中采购服务中心向药企发出调查问卷,试图弄清短缺原因。

这已非地方第一次出现药品短缺。另一境况却是,今年以来药企现弃标潮,主动停止药品供货。

就在一天之前,内蒙古、湖北两地的药械集中采购服务中心发布公告,前者2017年前7个月,27家药品生产企业(代理企业)提出取消挂网资格申请,共涉及55个药品;后者则有69个药品拟撤销挂网。

而在此之前的6月27日,四川对企业主动申请撤网的424个品规(即药品规格,如剂型、剂量大小)药品予以撤销挂网。同日,甘肃省公共资源交易局也发布了公告。

企业辛苦中标而后弃标,听上去匪夷所思。内蒙古官方解释是“原料上涨、生产线改造、环境污染等原因导致许多药品停止生产”。

但情况似乎并不这么简单。而更应引起注意的是,企业撤标所涉及的药品,很多都属于常见药、低价药。

议价频现“骨折价”

“竞品太多,没什么销量,所以提出了弃标申请。”一家上市公司招投标总监张毅(化名)告诉南方周末记者。以前该上市公司旗下子公司的T胶囊(应企业要求,用代称)参加了内蒙古的低价药挂网采购,以每盒7元的价格中标。眼看竞争激烈,销量很少,公司决定停产。

“只要公司明确停产,销售部门明确不再销售,走弃标会签程序即可。”张毅回忆,黑名单是弃标考虑的首要因素——按照规定,如果终端有采购而公司无法供货,该产品可能会被列入黑名单。为了避免入黑名单进而影响公司其他中标产品销售,公司最终决定弃标。

药企弃标非2017年才出现,只不过今年要求挂网公示,显得格外激烈。

“中标价太低,中标后我们压根就没生产过。”一家位于西南地区的药企招标部负责人告诉南方周末记者,2015年左右,公司10ml品规的浓氯化钠注射液在湖北省的中标价仅为每支0.44元。

他记得,分管营销的老总专门召集销售部和招投标部同事开了会,分析完各省销售数据,考虑到中标价格低,国内有二十多家企业生产,药品对生产线又有腐蚀性,老总最终拍板:弃标。

在我国,药品想要进入公立医疗机构销售,招投标是必经之路。2009年开始,以省级为单位的网上药品集中采购模式逐步建立。2015年,国务院连续出台文件,“分类采购、分层管理、分步实施”成了政策设计思路。按规定,在省级中标的基础上,在公立医院改革试点城市,允许以市为单位在省级药品集中采购平台上自行采购。

近几年,药价高企一直被国人诟病。国家在采取一系列政策之后,药品降价渐成趋势。省级药品集中采购中,“价格联动”成了第一道“杀手锏”,有成交价格的省份进行互相比价。

“有些省份直接取最低价。”湖南省药品流通行业协会秘书长黄修祥解释,为了保住重点地区的市场价格,一些药企不得不实施弃标策略。

政府挂网价并不是最终价格,药企还面临“带量采购”这道坎——医疗机构以市或医联体为单位,组团向药企砍价。“在联动价格的基础上还会有15%-30%的降幅。”黄修祥说。

2017年8月下旬,卢传勇正忙着对付江西某市公立医院药品采购联合体议价。23日下午,打开电脑,他傻眼了:180粒包装的某消炎丸,公司36.5元的报价,直接被议价专家砍到了8.91元。

“这不是胡来嘛。”嘴上抱怨着,卢传勇赶紧和同事想对策。他是武汉哈瑞医药公司副总裁,专门负责招投标。

和医疗机构的议价一般分两轮进行。第一轮,药企根据成本和市场竞争力报价。议价专家根据全国各省市的中标价、现行采购价以及其他参考价,进行网上议价。不接受的,会给出建议价。

这意味着,卢传勇还有一次挽救机会。“我们曾有几个产品,专家报价之后,我们又还到了合理的价位,最后公示入围了。”

究竟是用价格换市场,还是用市场保价格,这两难的选择注定成为药企在药品集中采购中的纠结。

尽管对招标降价有心理准备,但惨烈程度仍超出业界承受能力。卢传勇告诉南方周末记者,7月底,江西省直医院联合体的第一轮回复价格,“从九折、七折、五折到一折,专家建议价低得可怕。”相当一批企业面对“骨折价”,选择了无奈接受。

卢传勇那段时间,微信、QQ群响个不停,不少企业后悔接受了低价,“抽闷烟、摔烟缸的招标人员比比皆是”。

“求废标”背后

目前,在河南、上海、甘肃、四川、重庆、广东等地,只要企业情况属实,允许适时弃标。“其他省份能否借鉴这样的操作,考虑一下企业的实际经营需要,对挂网药品建立准入和退出机制?”张毅呼吁。

企业的苦衷在于,招标的价格越压越低,企业的各项成本却年年飙涨。

“化学药的原料药、中成药的中药材,(价格)有些已经翻了几个跟斗。”广东一家药企负责人告诉南方周末记者,感冒清的生产需用到吗啉胍作为辅料,但全国只有一两家企业生产,“价格从每吨一两万飙升到近一百万”。

武汉哈瑞医药曾是替硝唑原料药湖北生产企业的全国代理商。但现在,全国仅有的4家获得替硝唑原料药生产批文的企业垄断了这一种原料药。“他们伺机涨价,导致一些替硝唑氯化钠注射液生产企业被迫放弃生产。”卢传勇发给南方周末记者的资料显示,在湖北省的基药配送中,该药品的配送率严重不足。

不仅如此,药品管理标准的趋严也导致药企生产成本陡增。前述广东药企负责人表示,2012年起,监管部门对复方丹参片的检测由成分检测改成了更严格的含量检测,每片药品须含1克三七,1吨三七只能生产1000件。而以往,每吨三七可以生产约5000件。加之过去几年,三七原料价格炒得厉害。

按照内蒙古的相关规定:弃标企业必须递交全国统一的不供货承诺函,退出的药品若在其他省市有供应,将被列入不良记录名单。不过,这些企业仍有三种选择:全国退市、转战零售市场、放弃内蒙古保住全国市场。

“T胶囊全国退市。”张毅表示,这是公司全盘考虑的结果。

前述广东药企负责人分析,不排除某些企业为了提价再进入其他市场的可能性,但全国退市或许是大多数弃标企业的选择。“这些药品的生产企业众多,价格低,但一致性评价(仿制药和原研药的药效对比)成本太高。”

“提高仿制药质量,加快仿制药质量一致性评价”是目前国家改革药品审评审批制度的目标之一。不过,2017年8月,浙江省食药监局公布了药企拟不开展一致性评价的品种信息,32家药企放弃了160个品种的一致性评价。而梳理此次内蒙古弃标的品种清单,其中有一些和浙江放弃一致性评价的品种重合,例如阿奇霉素分散片、盐酸二甲双胍片、盐酸环丙沙星胶囊等。

南方周末记者查询食药监总局数据库发现,盐酸二甲双胍片有118条注册信息,在福建药械采购平台上,国产仿制药每片的最高销售限价是5分钱。

药品短缺潮不会出现

“虽然药品招标价格低并非坏事,出发点是良好的,但有时价格压得低,企业即使中标,长远来看,生产多,盈利却不多,难以持续。”2017年6月,在国新办一场有关完善短缺药品供应保障机制的新闻发布会上,就连国家卫计委副主任曾益新也坦言,这种现象确实在一些地方存在。

2017年5月,因为企业断供,破伤风抗毒素、葡萄糖注射液等常用药出现在了广东药品交易中心发布的“急(抢)救药品”清单上。在断供清单上,急(抢)救药品共61个品规,总共则多达1004个品规出现断供。

“用于治疗消化道和乳腺等肿瘤的氟尿嘧啶注射液,基本无法从制药厂提货了,库存也仅能维持几天。”2017年3月,有媒体报道,江苏省肿瘤医院药剂科副主任童本定也遭遇了药品短缺。这种药品的疗效不可替代,而一旦更换治疗方案,部分药品的费用将明显提高。

曾益新表示,部分地区出现药品短缺的主要原因十分复杂,包括生产性、政策性、机制性以及投机和垄断四方面因素。不过,“大面积药品短缺的现象并未出现”。

2017年6月,国家卫计委等9部门联合印发《关于改革完善短缺药品供应保障机制的实施意见》(以下简称《意见》)。在起草文件过程中,卫计委等相关部门同步开展了短缺药品监测分析工作,共梳理出约130种临床易短缺药品清单,分类明确了定点生产、协调应急生产、加强供需对接、完善短缺药品储备、打击违法违规行为、健全罕见病用药政策等6项应对措施。

“近段时间,我们会同工信部、国资委、食药监总局等部门,已经一揽子解决了近50种清单内药品的短缺问题。”在前述的新闻发布会上,曾益新说。

“如果能保证患者临床用药需求、保证药品质量,降价不失为好事一桩。”知名招标专家、九州通医药集团营销总顾问耿鸿武告诉南方周末记者。但他担心,“唯低价是取”的倾向将导致生产企业在价格上恶性竞争——为了占领市场,不得不血拼价格。低价中标后,再用偷工减料的办法生产并获利。

2015年国新办的一场新闻发布会上,国家食药监总局副局长吴浈也曾警示,“如果说我们追求低价格,说实话,低价就没有好药,药的质量不可能达到那么好。”

最近几年,维C银翘片频频出现在药监部门公布的“黑名单”之列,而这正是一个普遍低价中标的品种。南方周末记者查询发现,在一些省份,维C银翘片的中标价仅为4-5分/片。“正常的原材料成本每片就至少四五分钱,难道企业不需要生产、运输成本吗?这样的中标价格,怎么保证质量?”前述广东药企负责人质疑。

不能唯低价是取

“站在既得利益者的角度,往往会提出这个命题。”耿鸿武觉得,政府招标限价的考量是药价虚高,是要减轻医疗机构和普通公众的负担,愿望和出发点是良好的。虽然确实有一部分企业因为中标压价导致利润缩减、经营困难,但从药价的整体水平来看,确实存在虚高,“国家的判断没错”。

企业当然不这么认为——药价虚高仅仅是部分药品存在水分,并不具备代表性。“价格虚高,总得有个基本参照的标准,标准线如何确定?”张毅说。

不过,至少有一点双方鲜有分歧。“如果企业大面积弃标,说明招标体系存在问题。”山东大学卫生管理与政策研究中心研究员左根永告诉南方周末记者。

“省级药品集中招标采购,招标办制定药价的标准和依据是什么?”社科院经济所公共政策研究室特约研究员贺滨分析,从经济学角度,价格是供需双方博弈的平衡点。合理的药品价格应该交给市场调节、由市场确定,而非行政手段过多干预。

“唯低价是取的结果是,很多常用药和救命药不见了。”张毅分析,经过多年的市场调节,一些药品的价格本来就不高,面对“唯低价是取”的招投标体系和中标后区域市场垄断的压力,企业不得不血拼价格。不中标,企业会死;中标了,对手先死。“最终的结果就是,大家的日子都不好过,生产商和供应商积极性不高,药品短缺,老百姓不满意。”

左根永介绍,在国外,有专门做药物经济学评价的机构,不仅有医学、药学专家,还包括经济学、财务、伦理学方面的专家。诸多学科的专家组成机构,对药物经济学做一个合理评判,综合考虑临床疗效、生产成本、伦理社会学效应,形成比较合理的药品价格。

在上述《意见》的新闻发布会上,同样有人对于政府是否有必要干预市场提出质疑。曾益新觉得,虽然理论上药品短缺可以通过完善市场机制来调节保障供应,但“市场机制这只手对于某些因素并不具有完全的干预能力,这个时候政府部门还得出手”。

不过,按照《意见》,政府既不是裁判员,更不是运动员,而是协调员。“既不是政府制定一个价格,也不是完全的市场机制,政府把企业、采购方、医院、专家请到一起,在保证供应稳定的前提下,商量一个比较合理的价格。”曾益新说。(本文首发于2017年8月31日《南方周末》,原标题为《多地药品短缺背后 招标“骨折价”,药企“求废标”》)

记者 马肃平

标签: 药品短缺

招标“骨折价”,药企“求废标” ——药品短缺的背后

免责声明:本网站转载其他媒体的作品,均会注明来源,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所选内容的文章作者及编辑认为其作品不宜上网供大家浏览,或不应无偿使用,请及时电话通知我们,以迅速采取作出处理。

网友评论

请您文明上网、理性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
最新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医药界立场。

频道推荐

  • 刘延东:深化卫生与健康事业改革发展 奋力开创健康中国建设新局面
  • 医药反垄断并非一味“降价”
  • 中国将继续引领全球经济增长
  • 财报抢眼表现不俗!康臣药业上半年收入增长超70% !

CFDA局长毕井泉最新讲话,彻底影响药

一致性评价落地在即:非289目录30产品

新闻热搜词